资讯

潮汕阿婆流落广州头多年 儿子直言“无法解决”

来源:南方都市报    编辑:小贝 2020-01-23 14:28    浏览

一名操着潮汕口音的年迈阿婆,长期在天河区员村街流浪。白天,靠好心人送的面包和快餐果腹,夜晚,裹着薄被蜷缩在银行门口入睡。几片废旧纸皮上,她用歪斜的字写下自己被儿子遗弃的悲惨遭遇——含辛茹苦将儿子拉扯大,如今却被儿媳妇赶出家。


救助车、警车、老人院的车来过几次,却没能成功将阿婆接走。阿婆心心念念想离儿子近点,但家住附近的儿子林先生明确表示阿婆有5个子女,“不能我一个人承担责任”。华颖社区居委会相关负责人回应,此前曾协商安排阿婆回乡下、住老人院等,都被老人拒绝,接下来将继续和阿婆家人协商。


f6bb3b3e88f3463687412c7cee23961d.jpeg


阿婆身边就是她的全部家当。


热心街坊为流浪阿婆奔走


两个月前,市民钟先生和5岁的女儿注意到这名流浪阿婆。她习惯在银行门口“安营扎寨”,操一口潮汕方言。


每天不断有好心人把零钱塞到阿婆手上,为她买面包和饭。钟先生也去小吃店买鸡腿给阿婆,在天冷的时候,甚至从家里抱出一床棉被,在见到阿婆从行李箱取出被子后,这才默默地又将棉被扛回家。


钟先生找街道司法所、居委会,甚至报警,得知阿婆这种情况已持续多年,“子女都不管”,阿婆其中一个儿子家住员村街,在辖区一事业单位上班。


看到阿婆晚景凄惨,钟先生很感慨。他积极为阿婆奔走,希望有好的解决办法。“天冷了,快过年了,希望她早点回家。”钟先生和街坊们常聚一起为阿婆出谋划策。


阿婆希望儿子为她租房住


近日,南都记者来到位于员村西街一家银行门口,见到年约8旬的阿婆。她头发散乱,佝偻着背,身着枣红色薄毛衣,一双黑皮鞋上沾满泥渍,身旁是全部家当——一个被纸皮和杂物塞得满满当当的购物车。猝不及防地,她突然蹲下身,解开裤腰带,旁若无人地当街小便。


随后,阿婆蹒跚着穿过旁边的巷子,来到数十米开外的小吃店。她用自带的水壶想从店内饮水机接水喝,老板娘立即提醒“水还没开”。阿婆兀自坐到餐桌前,掏出一把皱巴巴的零钱,冲老板一边说着费解的方言,一边用手指在空中比划着。


老板很快将一盒炒饭、一个鸡腿和两个鸡蛋打包好,放到阿婆面前。“一共21元。”他将应付的钱拣出来,叮嘱阿婆将其余钱收好。


福建籍老板说,阿婆过来消费有好几个月了,第一次说话根本听不懂,阿婆通过写字来点餐。现在老板已经能听懂几句她的方言。她喜欢点炒饭、鸡腿、青菜面条,每天只来一次,有时会让好心人过来帮忙买饭打包。


“老人很遭罪!快过年了,希望家人快点把她接回家。”老板听阿婆说,自己没有家,“媳妇很坏”,她被媳妇“把门锁了,赶出来”。


得知记者身份后,阿婆展示几张废纸皮,上面潦草字迹写满自己的遭遇。大意是自己辛苦劳动赚钱,将儿子林XX从小学供到大学毕业,去了好单位上班,后来还出钱给儿子的房子进行装修,媳妇却把房子换了门锁,将她赶出家门,她只能在外流浪。


阿婆接着拿出一张作业本撕下的纸,上面写下自己的心愿,希望派出所出面让儿子为自己租个单间住,让儿子每月按时交房租,末尾写下对帮助她的好心人的祝福,“平安万年,工作顺利,好运发财”。


e0b55000e36f49d183b87ce46f06601e.jpeg


阿婆述说自身遭遇。


围观街坊谴责阿婆的子女


担心自己的家当会丢,阿婆不一会就返回银行门口,将纸皮摆在面前。附近街坊纷纷围拢过来,七嘴八舌地议论。


两名中年女性表示自己经常买快餐给阿婆。其中的苏女士透露,阿婆的儿子条件不错,家住在附近,但从未见到他来看阿婆,有时阿婆的孙子会过来给她送饭,“放下饭就走”。苏女士说,有一次下大雨,怕阿婆淋到雨,“我让她到银行里面休息,她也不肯,她似乎不喜欢占别人地方。”苏女士对阿婆的子女表示谴责,“生你养你这么辛苦,就算老母有病,都不应该让她流浪街头,最起码送去养老院。”


一名银行工作人员证实,阿婆其实不缺钱,每个月都会去银行取钱,有救助站的车、警车和老人院的车来接过阿婆几次,但不知道为何,最终没能将阿婆接走,“她不缺钱,缺的是家人的关爱。”


居委会:继续做阿婆家人的工作


华颖社区居委会主任谢女士表示,阿婆在员村流浪有好长时间,其有两个儿子,儿子林先生在员村街一事业单位工作,另一个儿子在深圳做生意,在潮汕老家也有3个女儿。阿婆和林先生的妻子关系不太好,居委会和社工曾介入协调过多次,此前曾有两个安置方案,让阿婆回潮汕老家,或是去老人院,“老人每次一开始同意,最后一刻她又反悔了,这样反复多次。”据社工反馈,阿婆还是想离林先生近点。此前林先生也为阿婆租过房子住,但后来房东投诉她总是捡垃圾堆满房间,租金也没有按时交,后来就把她赶出来。


“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,只能继续和林先生协调,做他的思想工作。”谢女士面带难色说。


当南都记者致电阿婆的儿子林先生,其听到相关问题后,语带怒气,“请你送她到当地派出所或者村委去解决,她的户口又不在这里,怎么解决?已经解决19年都解决不了。”是否能让阿婆先住在他家,林先生立即反驳“为什么送去我家?她毒死我们,谁来承担责任?”至于在外租房,他表示,此前曾为阿婆租过10多年房子,但房东后来嫌她年龄大,怕在出租屋去世,不让其继续租,“你来租,我来付钱”。


林先生强调,赡养老人的责任兄弟姐妹都有份,因为赡养问题他骂了兄弟姐妹,他们索性把老人丢给自己,“现在我每月都有打生活费给老人,十多年通过银行转账,都有凭证。租房租不到,找关系送去养老院,她自己又不去,让我怎么解决?”


林先生表示,如果要处理这个问题,建议将老人送到当地政府,把老人的子女和年满18岁的孙辈叫过来,一起现场协调解决,“孙辈有一定是非明辨能力,可以劝导他们父母,才能彻底根治这个问题”。“我们兄弟姐妹6个(有一个去世),为什么总是找我一个?”当提及街坊觉得阿婆境遇可怜时,他直言“你觉得她可怜,你就把她领回家!”


23e8652cb8e9461595c221c98daac207.jpeg


购物车里装满各种纸皮杂物。这就是阿婆的全部家当。


律师:如当事人认为子女拒绝扶养,可以遗弃罪报案


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邓刚律师表示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》第七十六条规定,对老年人负有赡养义务、抚养义务而拒绝赡养、抚养的,由有关单位给予批评教育;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,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;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


邓刚强调,按照我国刑法的规定,对于年老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,负有抚养义务而拒绝抚养,情节恶劣的,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如果老年人没有固定住所,但其子女在经济生活上对其并没有完全不管不顾,也没有其他恶劣情节的,不宜认定为遗弃罪。如果当事人本人认为其子女负有抚养义务而拒绝抚养,并有其他恶劣情节的,可以遗弃罪向公安机关报案,要求立案追究其刑事责任,若办案机关不予追究被控告人的刑事责任的,当事人或其法定代理人、近亲属可以向法院起诉。


(原标题:潮汕阿婆流落广州员村街头多年,儿子家在附近却直言“无法解决”)

汕头房产信息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汕头房产信息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以及其他问题,请和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给予删除!
汕头房产信息网
汕头房产信息网公众号
欢迎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汕头房产信息网官方微信(wwwstfxwcom),更多汕头本地生活资讯
更多潮汕资讯
更多楼市资讯